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首页 > 财经人物 > 经济学人 > 黄达
黄达
教育背景 | 工作经历 |人物资讯 |单位资讯 |重要事件 |关系网 |精彩语录 |相关视频 |相关书籍 | 扩展阅读

基本信息

  • 姓  名:黄达
  • 性  别:
  •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
  • 职  务:前校长
  • 民  族:汉族
  • 籍  贯:天津
  • 出生日期:1925年02月22日
  • 政治面貌:中共党员
  • 毕业院校:华北联合大学
  • 所学专业:财经系
  • 最高学历:硕士
  • 所属行业:教育行业
  • 爱  好:读书
  • 简介: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教育家。作为中国金融学的主要奠基人,黄达教授从1950年起就开始讲授货币银行。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1983年起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1988年任首任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1991年11月至1994年6月任中国人民大学校长。

教育经历

1946年—1952年  华北联合大学  财经系  硕士
    描述:1946年就学于华北联合大学政治学院财经系,不久转为该院研究生。

工作经历

1951年—1994年  中国人民大学  前校长
    描述:1951年至1954年,中国人民大学财政系教研室主任; 1954年至文革,中国人民大学财政系、财贸系系副主任;1978年至1983年,中国人民大学财政系系主任;1983年夏至1985年,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1985年夏至1991年底,中国人民大学主持日常工作的副校长;1991年底至1994年7月,中国人民大学校长

人物资讯

    单位资讯

      重要事件

          作为当代中国货币理论研究的开拓者,中国金融学科的主要奠基人之一,他长期致力于对中国货币、银行、物价、财政及宏观调控等一系列经济金融理论和现实问题的研究与探索。

          1993年至1998年,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中国~日本友好小组成员;中国~新加坡友好小组成员。

          1997年7月13日至1999年,中国人民银行第一届货币政策委员会专家委员。

          1999年9月至2001年9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委员。

          1993年9月至1997 年,全国博士后管理委员会经济学学科评议组召集人。

          1991年9月起,全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基金:“八五”规划经济学学科规划小组成员和经济学学科组、应用经济学学科评审组召集人;“九五”规划应用经济学学科规划小组和学科评审组成员。

          从1950年起就开始讲授货币银行学及有关课程。在研究课题上,除了货币银行理论外,还扩展到物价、财政及综合平衡等问题。他的论著曾两度获得孙冶方经济科学奖,多次获得优秀科研成果奖和优秀教材奖。

          黄达-蒙代尔经济学奖的前身为“黄达-蒙代尔优秀博士论文奖”,由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欧元之父”罗伯特·A·蒙代尔(Robert.A Mundell)教授和我国著名经济学家、中国金融学会名誉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前校长黄达教授共同冠名,2002年12月由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财政金融政策研究中心创设。

       

      关系网

      flash模块//宽度587px,高度不限

      精彩语录

      “关于中国资本市场论坛”现在问题是对于这个社会成本怎么估计。就要改革我们原有的路径,必然要为之付出社会成本。这在经济学上没有问题。但是改革原有路径的社会成本一定要低于原来路径依赖的成本。只有如此,改革才是成功的,有利的。那么,怎么样衡量路径改革的社会成本和路径依赖的社会成本并加以比较?相关的变量那么多,怎么能算清?当然,有人说,路径依赖的成本极大,不用算。刚才成副委员长说的四个缺点,就是论证不改革的成本很大,很大。但这样的论证很难说服想拖延一段再看看的人——按照原样子,日子好像还能过得去。面对这样的情况,我感觉,问题的解决,可能应该寻求这样的选择:不管算清还是算不清,改革总比维持好。这句话可能太空洞了。这里面,不外乎两方面:一是国有资产的流失。国有资产的流失不是始于今天,更不是因为全流通它才有流失——流失的过程是改革以来的长期过程。而且这里不是“零和游戏”,不会是国有资产的全损失。说双赢,不一定是一比一,也可能一方损失的多一点,但终归不是全损失。而且纵然有流失,恐怕对经济的发展也不会造成致命的损害。“楚人失之,楚人得之”,是不是还要深一步地考虑。另一方面的责难——要得罪股民,而股民是得罪不起的!在座的,大概有不少股民的代言人。我说一句也许大家听着不太中听的一句话,在中国的各类人群里面,不应该得罪,但又不得不得罪的人群中,绝不止是股民一家。如果对股民得罪一下,造不成致命的伤害,而且今天得罪了,明天就可以大展宏图,这怕什么呢?所以选择是不是可以勇敢一点。后果可能弄不太清楚。但有点不太清楚,大概总不会有碍于我们经济的发展。通过我们经济内部的潜力和目前发展显示的潜力来看,即使遇到了一些困难,受到了一些挫折,依靠自身的力量是能够克服的。

      “关于经济金融的运行”首先,我们需要一个开放的思维框架:吸收、凝练一切文化精华建立起经典的范例,马克思主义的形成就是最好的例证。其次,我们需要一个批判的思维框架:既应勇于肯定,又应勇于否定,一切取决于是否经得住实践的检验,而不论源于何时,出于何人,来自何方。同时,金融学科建设又需要一个从不满足于现有认识,更不把自己的现有认识视为绝对真理的框架;只有永葆持续进取,才能为迅速发展、变化万千的生活实际提供理论服务。

      “关于人民币”人民币将来走向“国际重要货币俱乐部”,会是一个好事,同时也要承担国际的责任,更多考虑政策的“溢出效应”,特别要考虑到和周边国家或地区甚至全球会产生一些什么样的摩擦。

      微博说黄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