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直播|财道|论坛
首页 > 财经人物 > 经济学人 > 威廉·维克瑞
威廉·维克瑞
教育背景 | 工作经历 |人物资讯 |单位资讯 |重要事件 |关系网 |精彩语录 |相关视频 |相关书籍 | 扩展阅读
威廉·维克瑞

基本信息

  • 姓  名:威廉·维克瑞
  • 性  别:
  • 工作单位:哥伦比亚大学
  • 职  务:政治经济学教授
  • 国  籍:加拿大
  • 出生日期:1914年06月21日
  • 毕业院校:芝加哥大学
  • 所学专业:人文学
  • 最高学历:博士
  • 所属行业:教育行业
  • 逝世日期:1996年10月11日
  • 简介:威廉·维克瑞(WilliamVickrey,1914-1996)。在信息经济学、激励理论、博弈论等方面都做出了重大贡献。1996年10月8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决定把该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威廉·维克瑞与英国剑桥大学的詹姆斯·莫里斯,以表彰他们“在不对称信息下对激励经济理论作出的奠基性贡献”。不幸的是,维克瑞教授在得奖三天之后,在前去开会的途中去世。

教育经历

不详—不详  芝加哥大学  人文学  博士
    描述:1979年获芝加哥大学人文学博士

不详—不详  哥伦比亚大学  哲学  博士
    描述:1947年获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学位

不详—不详  哥伦比亚大学    硕士
    描述:1937年获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学位

不详—不详  耶鲁大学  理学  本科
    描述:1935年获耶鲁大学理学学士学位

工作经历

1979年—1996年  哥伦比亚大学  政治经济学教授

1964年—1967年  哥伦比亚大学  经济系主任
    描述:在此期间曾任纽约市城市经济协会会长

1967年—1971年  加利福尼亚斯坦福行为科学高级研究中心  研究员
    描述:1967年成为经济计量学会会员

1971年—1973年  澳大利亚纳施大学  客座讲师

1973年—1974年  美国经济研究局  局长

1974年—1979年  联合国发展规划预测和政策中心  财政顾问
    描述:同时成为美国文理研究院研究员

单位资讯

    重要事件

        40年代末,他开始在学术界崭露头角,特别是在最优税制结构研究领域成绩斐然,渐渐脱颖而出,成为财政方面的权威性人物。其在1949年出版的《累进税制议程》一书成为研究财政与赋税问题的经典之作。

        维克瑞学识渊博,善于思考,具有敏锐的嗅觉,以理论的实践性名扬经济学界。他的理论贡献不仅有赋税、交通、公用事业、定价等方面的成就,而且因其对激励经济理论的开创性研究而闻名于世。他早年著作中的有关激励问题的深刻思想直至70年代才重新获得经济学界的重视,极大地推动了信息经济学、激励理论、博弈论等领域的发展。

        他一生的研究与公共事业及政策有着紧密的联系,是一位典型的应用经济理论家。他不满足于纯理论的抽象研究方式,更多地把眼光投向于大众关心的现实问题,他对理论的主要贡献,都是出于解决实际问题的需要。同时,他在经济理论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善于运用其建立的理论去研究现实问题,使其对现实的分析具有一个坚实的理论基础,从而使理论与实践相互促进,相得益彰。

        维克瑞早年的学术生涯与赋税研究结下了不解了缘,《累进税制议程》一书使他一举成名。由此他参加了舒普的税制委员会,并与舒普一起奔赴日本,建立了日本战后税制的基础。

        60年代,维克瑞开始对拍卖等具体的市场机制进行研究。1960年,维克瑞在《经济学季刊》上发表文章,探讨了公共要价与秘密投票策略。次年,他又在《金融杂志》上发表《反投机、拍卖和竞争性密封投标》一文,讨论了拍卖规则与公共要价的激励之间的相互关系,分析了有关拍卖的私人信息、策略报价等问题。这两篇文章是研究拍卖问题的开创性之作,为这一领域的研究奠定了基础。

        维克瑞对于投标的研究,其意义不只局限于投标方面,因为投标方法解决的是如何在信息不完整或其分配不对称下最有效率地配置资源的问题,这开创了信息经济学研究的先河。

        1996年10月8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决定把该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威廉·维克瑞与英国剑桥大学的詹姆斯·莫里斯,以表彰他们“在不对称信息下对激励经济理论作出的奠基性贡献”。

        1996年10月11日维克瑞教授在得奖三天之后,在前去开会的途中去世。

     

    关系网

    flash模块//宽度587px,高度不限

    精彩语录

    “对这类应计收益按实际收益追溯征税”维克瑞认为,大多数所得税制度规定的课税依据中列入的资本收益指导已实现的收益,其部分原因在于未实现的收益难以准确计算,如一些资本资产在收益实现以前很难确定其所有权的归属。对此维克瑞建议对这类应计收益按实际收益追溯征税。[详细]

    微博说威廉·维克瑞